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官方]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7,355
  • 关注人气:47,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感的滋润——丁酉之春的绝地体验

(2018-03-08 06:17:18)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同学

同事

友情

亲情

人生

因为工作关系,入院后第二天,刘亚忠来医院了。次日下午,房向东也来了。向东是我退休前供职的出版社社长,亚忠是总编,这事就在出版社传开了。出院后就不断有人前来,有领导班子一起来的,也有自己来的,有年轻的编辑,也有退休的同事。年过九十的孙子清老人是由退休支部的支书林祺梁带着来的,第二天又打电话来,说昨天坐的时间太短,没有把话说完。他让我一定要有长寿的愿望,还给我举了好几个得了癌症却活到百岁的例子。
动手术那一天,家人(包括我妹我外甥两家)都来了,陈汉英与林晓宇也来了。陈汉英是早年在福州二化相识的朋友,林晓宇是我下放霞浦时的朋友林源泉的女儿,前几天他们几乎每天都来医院陪我,使我感到意外的是,从我下放时起就一直交往的著名画家陈玉峰也来了,事后方知,这是陈汉英告诉他的。陈汉英说,那么好的朋友,你不告诉他,他会生气。
手术后的第一天,年已九十的老部长王仲莘和他的夫人一起来了。他是因为打电话与我谈俞月亭的《龙江英雄谱》而知道我已住院的。对于我的病情,了解得比我自己还清楚,因为他有“内线”——得知我住院后,他就托付叫他爷爷的医生关照。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今年84岁的省电视台的老台长俞月亭。我与老俞已有多年交情,1978年,时任福建日报副刊主编的他最早为我的“马屁”一文抱鸣不平。
手术后第二天,年近九十的老主任黄杰和他的夫人一起来了。我与老黄也是在福州二化工作时相识的,他一直称我为他的“忘年交”。我住院的事,是王仲莘告诉他的,他于是想起春节期间我去他家拜年告辞时说的那句话——我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看你——才恍然大悟。他俩行动已多有不便,但还是赶过来了。
福建省新闻出版局的前后两任局长张黎洲与杨加清也接踵而来。张黎洲也是王仲莘打电话告诉他的,他又告诉杨加清,于是结伴而行。省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陈俊杰是杨加清告诉他的,他到协和医院去看我,找了好几个病房没找到,以后就找到我家来。
来得最经常的要数章涛与陈汉英。章涛也是柯桥中学毕业的,高我四届,在福建工作已四五十年。我住院那些日子里,他基本上每天都来。
或许是“肝癌”二字太吓人,老家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子女得到这个信息后的共同反应,就想立即前来看我,生怕见不到最后一面。我出院之后,他们就争先恐后地赶来福州,虽以吉言宽慰于我,却摆脱不了自己的心魔:见面时总是眼眶发红,告别时转身就抹眼泪。
大姐与女儿春燕,二弟与女儿冬霞是一起来的。二弟小我两岁,冬霞在做生意。大姐已有77岁,春燕是主任医师。大姐与二弟原先约定,见到我时都不许哭,发现对方忍不住了,声音不对劲了,就扯一下他(或她)的袖子。看到我很坦然,就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二姐与二姐夫以及袁策袁军两位外甥一起来的。外甥工作忙,只过一个晚上。二姐他们多待一段时间,住在袁征那边。他们隔三差五的过来看我,每次来都先去菜市场买一只鸭子带来。回绍兴前,我们三家一起聚餐,临别时二姐抱着我哭了。她大我三岁,从我记事起,从来没有这样情绪失控。
表妹小平和表妹夫陈家檐以及外甥陈丹,是自己摸上门来的。我一直劝他们不要来,他们自己在网上搞定,坐哪趟动车,住哪家酒店,到我家乘地铁到什么站,都弄得一清二楚。那天下午,当他们挂电话说他们就在我楼下时,我真的相当感动。表妹一平和表弟媳桂英走不开,分别由我妹我姐转来她们的心意。
小弟家的阵容最大。他们夫妻带着冬瑾东英两个女儿与两个女婿一起来。小弟与弟媳多住一天。那天晚上,他们坐在我的床边与我聊天,小弟说,我还从未这样坐下来与大哥聊那么长的时间,弟媳现在轮着帮两个女儿照看小孩。她让我明年春上回老家多住一段时间,她从女儿那边回来照顾我。
我动手术后,前来医院或我家看我的新老同事新老朋友从未中断。我想着重说说1965年底分手的绍兴柯桥中学的高中同学和1966年初结识的芳华越剧团的同学与同事。
 先说“芳华”同学,包括冯峻、江华、黄毅、胡水云、张传薪、孙杰和吴国英,几乎每年正月初一,都由冯峻出面给我挂个电话,然后约定哪一天相聚。今年有点特殊,我对冯峻说,初五吧,初五之后我恐怕没有时间了。吴国英从出版社美编黄勤那边得到信息,就挨个联系我的这些同学。他们来看我的那一天,正是黄桂芳护师把我烫伤口上像腊肉一样的死皮死肉一片一片剪去的时候,他们就站在一边,见证了整个过程,他们与我对话,分担我的痛苦,分散我的注意力,也让我“秀”了自己的意志与毅力。出院后,黄雪飞从广州来,冯萍从嘉兴来,他们陪着一起来;钱雄孙晓从北京来,他们也陪着一起来。吴国英还先后陪着华绿莘、杨美恭、刘增本等来看我好几次。谢秀芳大姐与他的老伴黄永驰是从他们那边得知消息后自己摸上门来的。也是因为他们,上海的、杭州的、苏州的芳华同学或同事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们的心意。
再说“柯中”同学。我那个班的同学,因为有顾福林、金忠保等出面组织,常有聚会。去年的同学会我没有参加,顾福林说,明年清明你回来时我们再组织,就以毕业五十周年的名义。如今情况有变,清明肯定回不去了。我给金忠保挂了电话,金忠保将这消息发到同学群去了。于是,就有同学打电话来,发短信来,或在同学群里留言由金忠保用短信转给我。顾福林怎么也不相信,他说我正月初五与他通过话,那时还中气很足。
他们早就要来福州看我了,是我让他们往后推的,说等我体力恢复一些再来。当顾福林、金忠保、胡张华、吴建炎、陶湘洲一起来福州时,我已经可以到地铁出口处去接他们,可以陪他们用餐,带他们去逛三坊七巷了。他们说,看到你能到地铁口接我们,我们就放心了。那天晚上用餐时,还不时地有同学打电话来。顾福林说,他们五人是代表同学们来的。并告诉我,王翰樵他们还在台湾,说是过一段来看我。
我曾说过:人要能够活得下去,需有三个条件,一为目标的牵引,老人也要有目标的,此所谓“老有所为”。人生没有目标,犹如行尸走肉,活得没有意义;二为情感的滋润,包括亲情、爱情、友情,缺乏这种滋润,孤独而且干涩,活得没有滋味;三为内力的支撑,这内力便是能够自立于世的智力与体力。到了晚年,此三者就很难齐全,活着也就相对艰难。我于是想到年轻时在单杠上做引体向上,最后几下特别吃力,上去了也就特别开心,实在上不去了就坦然面对,无怨无悔,因为自己已经尽心尽力。
丁酉之春,我特别体验到这种“情感的滋润”对于人生的意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